日俄“外交悬案”难解的背后

腾耀平台腾耀平台 平台动态 2019年04月19日 00:39:14 62 0

  4月6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自2020年度起使用的日本小学社会科教科书将把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写明是日本“固有领土”。此前,俄罗斯在南千岛群岛中的国后岛周边海域实施射击训练。对此,日方表示严重抗议,称“此举与俄军在北方四岛加强军备挂钩,无法接受”。这使日俄在领土问题上的矛盾再次陷入白热化,缔结和平条约这一“外交悬案”愈加难解。

  俄罗斯不断在南千岛群岛进行军事演习和训练,意在宣示主权,加强对争议领土的实际控制,防止日本觊觎南千岛群岛。近年来,俄罗斯在该地的军事活动呈现常态化,如2018年俄罗斯在该地进行了多达9次的军事演习。对此,日本通过外交渠道多次表示抗议,但并未奏效。这与南千岛群岛独特的地缘战略地位不无关系。南千岛群岛是俄罗斯南下太平洋的重要通道,与堪察加半岛一起构成俄远东地区面向太平洋的门户,也是“第一岛链”中仅有的未被美国及其盟友控制的一环,可使俄罗斯自由出入于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之间。

  俄罗斯如果在南千岛群岛建成军事基地,可使其太平洋舰队避开日本及驻日美军的纠缠和围堵,自由进出太平洋。但一旦失去南千岛群岛,俄罗斯远东战略屏障将会形成一个大缺口,同时南、北、西等三个方向的出海口将会更受制于人,鄂霍次克海也将成为“死海”。俄罗斯更为担心的是,岛屿移交后可能会建立美军基地,这将严重危及俄国家安全利益。因此,俄罗斯不断在该地区加强军事存在,并拒绝移交岛屿。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执政后,积极开展对俄罗斯的外交。例如,将解决“北方领土问题”和进一步改善日俄关系作为其外交重点。去年,日俄首脑表达了以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和平条约缔结谈判的意愿,貌似找到了提升两国关系的“突破口”,但在如何对待二战结果及领土问题上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双方分歧难以弥合。安倍在领土问题上提出“以经济合作撬动领土争端”的“新思维”,试图通过经济和外交手段促使领土问题有所突破。

  与日方在领土问题上的积极态度相比,俄方则立场强硬,并不断强调对争议领土的主权。面对安倍在领土问题上的“新思维”,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再强调开展经济合作与解决“北方领土”问题无关,并未同意与日本进行领土谈判。此外,2018年安倍连任首相后提出“战后外交总决算”的对外关系方针,其中与俄解决“北方领土”问题后缔结和平条约是重中之重。不过,俄外长拉夫罗夫对此明确表示,“日方要求俄方‘归还’南千岛群岛的做法违反《联合国宪章》”,并要求日本承认二战结果和俄罗斯对争议领土的主权。

  从整体上看,日俄两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矛盾难解,呈现出常态化趋势。今年6月普京将访问日本,安倍明确表示力争6月前与俄谈妥移交齿舞、色丹两岛。但俄罗斯把南千岛群岛定位为战略要冲,并不断在该地进行军事训练和演习。因此,日俄缔结和平条约仍需时日,日俄“关系正常化”困难重重。(吕耀东 陈梦莉)。

喜欢1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