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剩1年就毕业大学生利用白条漏洞骗走京东110万被判刑

腾耀平台腾耀平台 腾耀资讯 2019年03月17日 14:45:50 128 0

还剩1年就毕业大学生利用白条漏洞骗走京东110万被判刑

 蚂蚁花呗,京东白条,微粒贷……这些互联网金融产品虽然诞生时间不长,但凭借互联网巨头们强大的渗透能力,在短短数年间就“培养”起了年轻人通过互联网透支消费的习惯。

对“囊中羞涩”的年轻人来说,花呗、白条已经像“呼吸一样自然”。但也有一些年轻人,在借款的同时,“机智”地发现了平台漏洞,并利用这些漏洞攫取收入——殊不知,一旦越过红线,看似“薅羊毛”的行为,实则已经构成诈骗。

大学生诈骗京东110万

3月8日,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审理了一起利用京东白条漏洞进行诈骗的案件,9名被告人平均年龄不到28岁,其中还有4名大学生。

据天心区法院微信公众号介绍,2017年2月,就读于湖南某学院的大三学生汪某听人说,京东平台推出“京东白条”的赊购业务,很容易通过审核,汪某瞬间意识到这是个“赚钱”的渠道。于是,汪某当即联系了老乡张某决定先试一下。

腾耀娱乐讯 随后,汪某从长沙某高校附近的一个网吧,花了200元购买了一张在校学生的身份证。然后,他又买了一张手机卡。汪某利用买来身份证上的信息、以及新购买到的手机号在学信网上注册了一个帐号,并查询到这张身份证对应的学籍信息。

通过查询到的学籍信息,汪某便在京东平台申请了一个帐号,并提交了“京东白条”赊购业务的申请。

做完赊购业务申请后,汪某把身份证和学籍信息全部转交给了张某,张某利用学籍信息来到了该身份证人的大学,并找到了该学校的京东面签官(一般为大学生兼职),进行现场面签。

张某手持买来的身份证和查询到的学籍信息向面签官申请进行“京东白条”审核。面签官仅对张某进行简单的问询式面签,对身份信息并没有进行仔细核对,就完成了初审,然后把初审材料发往公司后台,由公司后台进行最终审核。

审核通过后,汪某利用审批通过的“京东白条”赊购额度在京东平台购买了一台6000余元的手机。手机到手后,汪某立即将手机邮寄到深圳,以原价八八折的价格进行销赃获利5200元。

还剩1年就毕业大学生利用白条漏洞骗走京东110万被判刑

图片来源:摄图网

第一单“生意”成功后,汪某和张某都尝到了甜头,两人开始招兵买马,进行大规模的骗购。

汪某雇佣张某谦、刘某良、刘某婷等人员负责购买身份证和手机卡、查询学籍信息、注册京东帐号,申请“京东白条”赊购业务和收货,发货及货物的变现;张某雇佣彭某为等15名人员冒充大学生,找面签官进行面签审核。

2017年10月11日,京东金融公司总部在日常交易监控中发现一团伙多次冒用他人身份进行线下和线上视频面签骗取白条额度并进行购物消费。

在欠款到期后,京东公司电话联系身份证上的人员,其均表示从未进行视频面签申请“京东白条”,也未使用“京东白条”额度进行购物消费。京东公司遂向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报案。

公安机关立案后,将汪某等16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汪某、张某供述,自己通过上述作案手法,共诈骗京东金融公司110余万元商品。

最后,法院依法判处汪某有期徒刑十年九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判处张某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其余七名被告人也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大学生汪某坚持认为,京东自身漏洞,是他走向犯罪并越陷越深的诱因。而在诈骗京东白条案的多起案例中,法院判词也提到,被告人利用了京东的审核漏洞。

利用花呗、白条诈骗案层出不穷

据澎湃新闻报道,本案主犯汪某称,“最开始使用白条是正常购物,后来发现京东系统自身存在漏洞——实名认证可以直接跳过,不需要绑定银行卡,就可以面签。我觉得很好玩,像黑客一样。我就叫了一些人,我只提供操作方法,具体都有人负责。”

实际上,近年来,冒充他人打白条、花呗的“坏心眼”的案件层出不穷,围绕这些信用支付类产品,有一条规模化作业的“黑色产业链”,且以消费需求旺盛的年轻人居多。

2018年吉林船营区法院判决的一起案件中,7名“90后”被告人伪造入学通知书和入学缴费单据,招揽7名社会闲散人员(均已不起诉)冒充吉林市北华大学大一新生,获得京东白条贷款消费近5万元。

还剩1年就毕业大学生利用白条漏洞骗走京东110万被判刑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辽宁锦州市太和区的一起判决中,两个80后姐妹召集了12名社会人员,让他们将身份信息填写为渤海大学大一学生,在京东上注册申请白条账号,骗取京东网上商城信用额度9.6万元。

2017年重庆市綦江区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例中,被告人李某等7人利用计算机软件盗取并贩卖他人京东账户信息,同时利用他人账户中的白条功能购买商品。这7人中年龄最大的于1985年出生,年龄最小的为1994年出生。

2018年长沙市芙蓉区法院的一起判决中,6名大学生利用从网吧购买的个人信息骗取京东白条赊购额度,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到4年不等。

据法制日报报道,2018年2月,浙江绍兴警方成功打掉一个“花呗套现诈骗”产业链。在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利用被害人继续用钱的心理,发布大量套现广告寻找猎物,当猎物被低价套现吸引时,嫌疑人就会联系中介,中介会给嫌疑人一个正规的网购门票链接,如价值330元左右的环球影城门票。嫌疑人诱使猎物使用花呗购票,并强调要将收票电子邮箱填写为指定的电子邮箱,嫌疑人把这种交易称为“黑单”。

当猎物用花呗完成购买,中介核实收到的电子门票后,诈骗嫌疑人就会把猎物拉黑,中介会将骗来的电子票以票面价8折至9折的价格批量卖给上游票务公司,从中赚取差价。

据澎湃新闻根据裁判文书网统计,至今已有超过200人,因为利用“京东白条”诈骗等被定罪判刑。据判决书披露的107名被告人年龄,平均为28岁。长沙市两家法院宣判的京东白条诈骗案中,大学生被告人占到了近一半。被告人被判处的最高刑期为19年,平均刑期为2.35 年。此外,判决书提到的大学生受骗人数超过362人,成为受害人中较显眼的群体。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